– 全文共3029字 阅读约需

原标题:连载 | 一个刑警的日子-15

– 全文共3029字 阅读约需 **8分钟**-

事发地点是个便民早市,你说它固定吧,每天都出来;你说它流动吧,摊位不固定。一般大型社区周边,总会有这么个早市。群众有需求。买买菜买买日用杂货,方便得很。这下儿死了人,我估计离取缔就不远了。

人是给两刀捅死的,我到的时候法医已经给拉走了。一刀扎在心上一刀扎在肺上,人当时就死了。地上的血迹呈延伸状,泼洒滴落痕迹皆有。分别属于受害人和凶手。凶手是个什么人呢?小偷。被害者是个什么人呢?警察。

遇害的民警老马,月底就退休了。干了一辈子的片儿警,这片地区他驻扎了小三十年,跟当地群众都十分熟悉。今天早上,他骑车去早市像往常一样买早点,发现有人偷钱包,他就上去抓,不曾想歹徒当下掏出刀就把他捅了。老马一倒下,周围群众急了,一伙人上去打这个小偷,把小偷给打得头破血流,奋力逃跑的时候鞋都跑掉了。

我一想,是这么回事儿,现场取证员采集证据的时候,是有只鞋,浅口乐福鞋,两边的麻底儿都磨得起毛了。

小偷逃走的当下好几个群众去追,没追上追丢了,因为小偷大约二十四五的年纪,追他的群众最年轻的都比我岁数大,早市嘛,年轻人基本不去。

我们进所里的时候,回来俩年轻小同志,垂头丧气的,他俩是按照群众提供的线索去追人的,顺着方向找着血迹走,最后线索断了,在离这儿三站地外的一座公交站,是血迹最后出现的地方。

派出所里全是人,好么些大爷大妈,还有摊档主,全体排着队做笔录。地上净是菜篮子、环保袋,包括活鸡活鸭。他们三五成群的聊天儿,我听了一耳朵,有个大妈说:豁出去今儿中午不做饭了,死等,得帮老马提供线索,不能让那小王八蛋跑了!

足可见民警老马在群众中的威望。

夏新亮跟我做着汇报,“被偷的是齐大妈,跟老马住同一个小区,家里老头儿去年脑淤血,恢复的还行,但腿脚还是不利索,日常买菜什么的就齐大妈来。今天早上她上早市也是买菜,老马摁住那小偷手的时候,他手里正拿着齐大妈的钱包。”

我点头听着。

“你猜那钱包里有多少钱?”

我看着小夏,听他继续说。

“四十七块六毛。就为了这点儿钱,把老马给捅死了。”

我叹了口气,这保准是随机作案;“现场血样采集完跟数据库比对比对,看看他以前有没有前科。另外往医院发协查,根据现场群众提供的伤情,瞧瞧有没有人上医院看病。都给打开瓢了,这他没法自行处理。然后咱们再看。对了,画像师也安排一下,看看能不能综合大家的口供弄出一个大概样子⋯⋯公交站咱们也去一趟吧,我刚来时候听见所里俩年轻同志说,血迹最后是跟那附近消失的。”

“血里呼啦坐公交?”李昱刚看着我问。

“我是说,去那地儿看看。”我也是无奈,“血里呼啦坐公交不着调,血里呼啦打车更没人拉。叫车他也没那工夫儿等。”

“那走吧。还等啥啊?”

等你!要了亲命了。

公交车站附近有百货公司,有办公大楼,居民区也有。但基于小警察们勘探现场说血迹就断在这儿,我认真想了想,他八成是骑自行车走了,可以走背人的小路,极方便逃亡。

我给李昱刚找了事儿,公交车站不远处就有探头,我让他注意骑车的,特征是顶着个血里呼啦的脑袋,或者包成粽子样的脑袋,简而言之,离奇、不符合常态的脑袋。他说师父您真能给我找事儿,我不是看那一个探头的事儿,四面八方他都有可能去,我全得看。我说你看吧,多看点儿,人家背着探头也不一定,毕竟是骑车走的,啥地儿都能走。

我跟夏新亮也没闲着,跟派出所的同志们一起四处摸排。这案子必须快办,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牺牲了一个同志,更因为歹徒穷凶极恶。一般来说,小偷作案群体行动居多,这也是不好抓捕的原因之一。前头一个偷了,马上转移,跟接力棒似的,非当场擒获不得人赃并获。

而且一旦偷窃行为被发现,受害者单一,但行凶者众,很容易演变成流血事件。好么些见义勇为的好群众死在小偷刀下,正是因为不清楚他们习惯团伙作案。但这起案件显然不是如此,偷东西的小偷被老马当众擒获,动手杀人的也是这个人而非他人,据群众反映,他是毫不迟疑跟老马动手的,这不像是有同伙的。但保险起见,我们还得调查。

这两天,附近的小偷团伙儿我们基本走遍了,由于有片儿警帮助,找到他们问询情况易如反掌。长期在这片儿活动的盗窃团伙儿有仨,一伙儿是以盗窃电瓶车、摩托车为主业的河南帮,一伙儿是以人流涌动的公交站为目标的新疆帮,另一伙儿是以早市商户、餐馆儿那帮进货人为首要对象的山东帮。他们均表示老马被杀这事儿不是自己团伙里的人干的。

其中,山东帮最为恼火,说近期是有流贼在早市动手,专偷老头老太太贼不上道儿,他们是想出面肃清局面的,结果还没动手,老马就出事儿了。对,小偷也是划地盘儿的,你不是人这儿的小兄弟,你来偷自有人管你。山东帮也给我们提供了几张照片,是他们暗中监控的、在早市上干黑活儿的。

我们马上跟目击证人取得联系,大家基本确认了其中一人。瘦高个儿,麻脸,二十郎当岁。

李昱刚的监控在安立路上有了结果,一个小伙子骑车赶路,头上顶着件儿夹克。看体型,跟群众描述的别无二致。

距老马遇害已经过了四天,全市范围的医院没人向我们反应有可疑头外伤挂急诊的。夏新亮说会不会嫌疑人就没上医院,一是不敢马上就诊,二是很可能选择私人诊所之类。

夏新亮说对啊,安立路的话,离现场不算近,但也不是骑车不能到的地儿,会不会在立水桥地区,那边儿外来人口多。我一想,没错,那边儿紧邻天通苑,又有很多新楼盘对外出租地下室,许多外地务工人员在那边儿租住。小诊所由于历史遗留问题也真是多。以前那地儿就农村嘛,盛产小诊所。

我们奔立水桥去了。走了两家诊所,没什么收获。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,几个人还饥肠辘辘。夏新亮说咱麦当劳吃口东西吧,饿疯了。我说成,先吃口东西。

我俩进麦当劳每人点了个套餐,夏新亮狼吞虎咽,小伙子年轻也能吃,三口两口把汉堡塞下去,起来又要去点餐,问我还要我不要,我摇头拒绝了。

“我饿惨了。昨晚加班写小茹的结案报告,就没吃饭,夜里叫了份宵夜,一直撑到现在。人都饿糊涂了。”夏新亮的屁股挨上凳子的同时,一只汉堡已经被他从包装纸里扒出来了。

“该吃就得吃,不行上个闹表,到点儿叫你自己。”我喝着咖啡说。

“快算了吧。就这李昱刚还天天说我事儿呢,我再给吃饭上个闹表,鬼知道他又得准备什么说辞挤兑我。”

“你不仅自己吃,还得叫他一起吃。还有睡觉,李昱刚就跟和睡觉有仇儿似的,没事儿也跟宿舍熬夜。你们俩这是年轻,现在不注意,老了落一身病就老实了。”

不是我吓唬小徒弟,有一个我颇为敬重的老同志,前年他办案途中人咕咚就折过去了,拉医院一查,胃出血。他那胃早些年就坏了,两大块溃疡。他媳妇恨不能给他勒死。讲话:你就作,作死了算。老不吃饭你也得有体力追坏人啊!

我们倒真有体力追坏人,但我们真没时间按点儿吃饭。坏人不给你吃饭时间。

说真的,这些常年搞刑侦工作的,身体没几个好的,全都这儿那儿的闹毛病。原因无非俩,头一个就是熬夜,净是给你搞限时破案的,你顶着压力,三天两头不睡觉是常事儿,身体上能不透支?第二个就是挨饿,一天三顿饭,能捞上正经吃一顿就阿弥陀佛,经常吃不上正经饭,一周两周很正常,有时候一个多月吃不上正经饭。

再加上出任务很可能受伤,摔伤扭伤、枪伤刀伤,一到阴雨天搁队上总有人结伴为旧伤哀嚎。再一个心理压力之大不可估量,尽管你死人见多了,思想麻痹了,不代表精神上就能习惯。你表面说没事,其实心里想法很多。有时候杀人现场出多了,一闭眼,这是脑袋,这是心脏,这是肠子,不是没有梦到过,都梦到过。花式死法大游行。

“咱们好多老同志都病恹恹的。”夏新亮看着我说。

未完待续……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